張自忠
2017-09-18 16:30:00  來源:山東省檔案館  作者:

張自忠

檔案記載,在抗戰期間,國民革命軍壯烈殉國將軍一百余位,張自忠位列殉國十大將軍之首,同時他還是二戰期間同盟軍犧牲的最高將領。

張自忠(1891-1940),字藎忱,漢族,山東省臨清市唐園村人。著名抗日將領,革命烈士。1917年入馮玉祥部,歷任排長、連長、營長、團長、旅長、師長、軍長、軍團長、集團軍總司令等職。1940年5月,在棗宜會戰中,不幸殉國。

2009年9月10日,張自忠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

張自忠將軍的抗戰故事,將永存中華民族的抗戰史。

長城抗戰

1933年初,日軍向長城各口大舉進犯,中國駐軍頑強抵抗,形成尖銳激烈的陣地爭奪戰。1月10日,29軍主力奉命由山西陽泉開赴長城抗戰前線。3月7日,張自忠(時任38師長兼前敵總指揮)與馮治安抵達遵化三屯營。此地距喜峰口30公里,張、馮在此設立29軍前線指揮所,就近指揮前方作戰。在與馮治安、趙登禹商討作戰計劃時,他鼓勵說:“人生在世總是要死的,打日寇為國犧牲是最光榮的。只要有一兵一卒,我們決心與日寇血戰到底!”

喜峰口,位于河北省遷西縣北部燕山山脈的中段,是萬里長城的一個重要關隘。進攻喜峰口的日軍為獨立混成第14旅團和第8師團第4旅團及偽滿軍一部,共3萬余人。3月9日上午,日軍先頭部隊攻占喜峰口東北制高點孟子嶺,以火力控制了喜峰口,形勢對我極為不利。9日午后,趙登禹率109旅抵達喜峰口。日軍亦源源增兵,雙方展開激烈遭遇戰。經過兩天連朝接夕的交戰,我軍雖然頂住了日軍的攻勢,卻未能克復孟子嶺高地,處境仍然被動。張自忠感到這樣與敵人硬拼消耗終非善策,于是同馮治安、趙登禹商議,決定組織大刀隊對日軍實施大規模夜襲。

11日夜,王長海率領217團,趙登禹、董升堂率領224團,李九思指揮226團楊干三營,分路夜襲敵營。官兵們身攜手榴彈,手提大刀,在夜色中踏雪前進,于次日拂曉前進至日軍三家子、小喜峰口、狼洞子、白臺子等陣地。大刀隊與29軍友鄰部分三路夾擊敵人,大多數日寇在睡夢中未及還擊,便紛紛被大刀片砍殺,趙登禹所率的大刀隊用大刀片奪回高地,并俘獲多輛坦克,毀敵大批輜重糧草。3月12日,駐喜峰口外老婆山的日軍趕來增援,日軍以炮火和空軍掩護,向喜峰口猛撲。29軍在冰天雪地里浴血奮戰,29軍官兵以血肉之軀拼搏數日,敵人潰不成軍,最后不得不放棄占領喜峰口的企圖。日軍將領連連哀嘆,此役喪盡“皇軍的名譽”。29軍用大刀片砍出了中國軍隊的威風,砍出了中華民族的骨氣,還砍出了一曲風靡全國的《大刀進行曲》。聽前線傳來振奮人心的消息,青年音樂工作者麥新的愛國熱情像火山噴發,他流著淚,一氣呵成這首風靡全國的《大刀進行曲》。這首29軍大刀隊的戰歌,后來“響”譽全國,流傳至今,是抗日戰爭開始時最典型的時代強音。

主政察津

1935年張自忠擔任察哈爾省政府主席,翌年,任天津市市長。

1937年3月,日本人為了逼迫時任冀察平津首腦的宋哲元就范,向宋施加壓力,逼宋訪日。宋哲元托故回原籍修墓,派張自忠代他去日本。張自忠不得已而受命,在訪日期間處處注意維護祖國尊嚴。代表團抵達名古屋時,碰上次日有一國際博覽會開幕。中國展覽館請張自忠代表回國述職的許世英大使舉行揭幕典禮。日本當局故意在中國館對面設偽滿洲國展覽館,并掛起偽國旗。張自忠異常憤怒,正告日方:東北是中國的領土,我們只有一個中國,不曉得什么滿洲國。這樣的博覽會把一個所謂“滿洲國”展覽館放在我國展覽館對門,是對中國的侮辱,必須立即降下偽滿洲國國旗,撤除“偽滿洲國”展覽館。日本人見局面不好收拾,只好落下偽滿洲國國旗,關閉了偽展覽館。

“七七事變”爆發時,張自忠正因病在北平家中休養,宋哲元尚在山東老家,張自忠就抱病與日軍進行交涉。7月11日宋哲元到了天津,14日張自忠趕到天津去見他,然后奉命在天津繼續與日軍交涉。7月19日宋哲元返回北平,23日張自忠在津對記者發表談話,表示“自信愛國尤向不后人”。7月25日張自忠奉宋哲元召,于下午5時乘平榆(北平—榆關,榆關即山海關)4次列車離開天津,當晚7時半抵北平,秦德純(29軍副軍長兼北平市市長)和石友三(冀北保安司令)等到車站迎接。下車后,張自忠即趕赴西城武衣庫(現政協禮堂南面)的宋宅見宋哲元,然后到東城鐵獅子胡同的進德社出席冀察要員會議。26日發生了廣安門事件,日軍向29軍發出最后通牒。7月27日宋哲元嚴詞拒絕日軍的最后通牒,并通電全國,表明了“自衛守土”的決心。

7月28日凌晨,日軍從北平南北兩個方向向29軍發動了全面進攻。29軍在南苑作戰失利,趙登禹、佟麟閣兩將軍殉國。下午,宋哲元、秦德純、馮治安(37師師長)、張維藩(29軍前參謀長)和張自忠五人在進德社召開緊急會議商量對策,最后做出決定,宋哲元奉蔣介石電令移駐保定坐鎮指揮,29軍主力撤離北平,北平城內僅留下獨立27旅和獨立39旅。

宋哲元授命張自忠代理冀察政委會委員長、冀察綏靖公署主任和北平市長,因為“西北軍這點隊伍,不能叫日本人消滅了。你留在北平維持7天,我能將部隊撤至保定、滄州一帶”。張自忠本不愿留在北平,因為他十分清楚這樣做的后果,但在宋哲元的一再堅持之下,張自忠最終同意留在北平,“維持10日”。

當晚,張自忠告訴張克俠(29軍副參謀長)下午29軍首腦會議所作決定,并讓他通知從南苑撤到城內的部隊趕快離開北平去追趕大部隊,同時致電李文田(38師副師長)表示:“我等受國大恩,不為不重,現在為我輩報國之日,兄負責保守北平,后事已有遺囑交舍弟亮忱主持,天津由弟負責指揮,津郊部隊及保安隊負責守備,不惜一切犧牲,與敵周旋。”

29日下午,張自忠先后到冀察政委會和北平市政府就職,并召開會議,研究北平的治安、金融和糧食問題。另外,宋哲元到了保定之后,依然通過電報和電話與張自忠保持著聯系。

在留守北平期間,張自忠將平津作戰中的負傷者安排治療,將陣亡者予以安葬,對沒來得及撤離的29軍官兵眷屬則派員予以接濟,或分發路費讓他們離開北平,返回故鄉。

7月31日,駐北苑的獨立39旅被日軍繳械。8月1日,張自忠在得知此消息后,感到情況不好,馬上召見北平城內的獨立27旅旅長石振綱及該旅兩團長,要他們迅速突圍。當晚27旅便撤離北平城,突破日軍的包圍后,經昌平、陽坊抵延慶。當日,張自忠也試圖率手槍隊離開北平,剛出德勝門便遭日軍截擊,只得返回城內。

8月3日,張自忠以“離職不在北平者太多”為由,將秦德純等8位冀察政委會委員開缺。8月4日,張自忠任命張允榮等8人為冀察政委會新聘委員。8月5日,張自忠便致函冀察政委會常委,聲明“辭去代理職務”,隨即住進了東交民巷的德國醫院。就這樣,張自忠在北平先后一共維持了8日。后又化裝成司機助手乘坐美國人的汽車逃到天津,接著乘英國輪船去煙臺,再轉濟南,最后到達南京,始得脫險。9月在濟南時,他在一封信中寫到:“忠冒險由平而津而煙臺而濟南,刻即赴南京謁委員長,面言一切……而社會方面頗有不諒解之際,務望諸兄振奮精神,激發勇氣,誓掃敵氛,還我河山。非如此不能救國,不能自救,并不能見諒于國人。事實勝于雄辯,必死而后能生。”

抗日功勛

張自忠出北平。居心叵測的蔣介石以漢奸嫌疑罪密令扣押,幸而受到馮玉祥的保護。張至南京后,在馮玉祥的一再保薦下,到河南接任了59軍軍長(由原38師擴編)。從此,他忍受侮辱及誤會,和日軍展開了3年的生死搏斗。他常用“只有國仇,沒有自己,只有犧牲,才能救亡”四句話自勉和教育將士。1938年2月,張自忠調歸五戰區李宗仁指揮。

于學忠、湯恩伯被圍蚌埠,張自忠率部增援。在固鎮指揮59軍與日軍血戰7天,奪回曹老集、小蚌埠,穩定了淮河防線。3月,板垣第5師團猛撲臨沂,直趨臺兒莊,另由礬谷的第10師團沿津浦線南下,企圖同板垣師團的長野旅團以步兵2萬,大炮30門,飛機10多架聯合攻打臨沂。臨沂守將龐炳勛被圍,危在旦夕。張自忠不理睬最高當局“引敵深入”那套逃跑主義指令,乘夜率領11個步兵團開往增援,從日軍側面潛渡汘河,并親自進駐距臨沂城東12里的南曲房村指揮。他抱定拼死的決心,曾致電鹿鐘麟:“戰而死,雖死猶生;不戰而生,雖生亦死。”

13日拂曉張自忠下令猛攻日軍側背,與敵進行白刃戰。守城軍隊開城殺出,激戰7晝夜,長野旅團全部被殲。此役,為臺兒莊大捷拉開了序幕。礬谷廉介師團猛撲臺兒莊。臺兒莊守將池峰城在民眾支援下拼死守城,粘住日軍。張治中率軍北進嶧縣。張、池兩部就像一只鋼圈將日軍緊緊圈住。國民黨另外5路大軍一到,板垣的第5師團、礬谷的第10師團兩部主力,第9師團一部全部打垮。這次戰役日軍死傷在3萬以上。

5月,徐州決戰,國民黨20萬大軍在敵人陸??哲妸A擊下,狼狽撤出徐州,張自忠奉命掩護撤退,59軍在蕭縣南部地區頑強阻敵。完成任務后,他讓汽車、馬匹運送傷員,自己在后步行兩日,由河南信陽整頓后,8月初又投入武漢會戰,在潢川、大別山一帶阻擊敵人。10月,率部安全撤回鄂西,張自忠升任33集團軍總司令。1939年11月,在我“冬季攻勢”中,奉命率部攻擊黃家集一帶日寇,取得鄂北第二次大捷,榮獲“寶鼎勛章”,并兼任第5戰區右翼兵團總指揮。

壯烈殉國

1940年,右翼兵團沿襄河防守,總部駐宜城快活鋪。5月初,日軍為了控制長江交通、切斷通往重慶運輸線,集中湘、豫、鄂、贛4省兵力30萬,由湖北信陽、隨縣、鐘祥3路會攻襄陽。張自忠親筆昭告各部隊、各將領:“國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為其死,毫無其他辦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決心,我們國家及我五千年歷史之民族,決不至亡于區區三島倭奴之手。為國家民族死之決心,海不清,石不爛,決不半點改變。”并臨陣寫下了遺書,全文如下:

仰之我弟如晤:因為戰區全面戰事之關系,及本身之責任,均須過河與敵一拼,現已決定于今晚往襄河東岸進發,到河東后,如能與38D、179D(38師和179師)取得聯絡,即率諸兩部與馬師不顧一切向北進之敵死拼。設若與179D、38D取不上聯絡,即帶馬之三個團,奔著我們最終之目標(死)往北邁進。無論作好作壞,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請我弟負責。由現在起,以后或暫別,或永離不得而知,專此布達。張自忠手啟

5月8日,張自忠奉命率總部一部分、59軍軍部及軍直屬部隊、手槍營、工兵營、38師、180師、80師、騎兵師(是新兵尚無馬)夜間渡過襄河,向棗陽方向截擊日軍。5月11~14日在棗陽、襄陽一帶地區,與敵人多次激戰,雙方互有傷亡。15日晨,張部奉命截擊由襄陽以東沿河南下的日軍,在方家集與日軍遭遇。日軍是一個師團,由北向南行進,先頭部隊已經過去,正遇多系非戰斗人員的日軍師團部,當即向敵猛烈襲擊,將其打得漫山遍野逃竄。敵師團部被襲擊后,其先頭部隊當即停止前進,后續部隊亦立即向前急進,日軍1萬多人分南北兩路向張自忠率領的部隊實行夾擊??偛克诘胤郊壹獾饺哲娕诨鹈土乙u擊,只剩下兩所房屋未倒,其余房屋無一完整。這時38師距總部約4里,正向總部靠攏,180師被日軍隔在襄陽以東,騎兵師無作戰能力,停留在王集。隨總部的,僅有81師,張自忠率部頑強抵抗。自上午9點至天黑,日軍攻擊無進展,即撤至附近村莊宿營。

夜間,張自忠部奉命擺脫敵人,向鐘祥方向日軍攻擊,阻止敵軍渡河。部隊隨即出發,81師在前,總部在后跟進,邊走邊和沿途日軍交戰,天明時總部已經進入宜城大洪山區罐子口,這時后面日軍已追上來了,至罐子口兩側山頭向張部射擊,已經形成包圍之勢。張即令總部非戰斗人員立即撤離戰場。自己僅帶領一個手槍營堅持戰斗,與從罐子口兩側山上沖殺下來的日軍展開白刃戰,殺聲、槍聲混成一片,給敵以重大殺傷,但因眾寡懸殊,打得非常艱苦,前來支援的一個營,也被敵人分兵阻擊,傷亡殆盡。雙方激戰3個多小時,張自忠部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長山。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中國軍隊的陣地發起猛攻。一晝夜發動9次沖鋒。張自忠所部傷亡人員急劇上升,戰況空前激烈。

5月16日一天之內,張自忠自晨至午,一直疾呼督戰,午時他左臂中彈仍堅持指揮作戰。到下午2時,張自忠手下只剩下數百官兵,他將自己的衛隊悉數調去前方增援,身邊只剩下高級參謀張敬和副官馬孝堂等8人。張自忠掏出筆向戰區司令部寫下最后近百字的報告,命令馬孝堂突圍并把報告交給戰區司令部。張自忠說:“我力戰而死,自問對國家對民族可告無愧,你們應當努力殺敵,不能辜負我的志向。”最后,張自忠將軍浴血奮戰直至壯烈犧牲。

聞聽將軍犧牲,全軍悲憤,經激烈戰斗奪回張自忠遺骸,連夜運往重慶。當靈柩經過宜昌時,全市下半旗,民眾前往吊祭者超過10萬人。

靈柩運抵重慶,國民政府為他舉行了國葬,蔣介石親臨迎靈致祭,撫棺痛哭,并手書“英烈千秋”挽匾以資表彰。張自忠殉國時,年僅50歲,他的夫人李敏慧女士聞耗悲痛絕食7日而死,夫妻二人合葬于重慶梅花山麓。1940年8月15日,延安各界一千余人隆重舉行張自忠將軍追悼大會,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分別為張自忠將軍題寫了“盡忠報國”、“取義成仁”、“為國捐軀”的挽詞。朱德、彭德懷聯名題詞:“一戰捷臨沂,再戰捷隨棗,偉哉將軍,精神不死。” 

Copyright © www.0042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大眾報業集團大眾網 最佳分辨率1440*900 IE最低兼容8.0版本 魯ICP備11035775號-5
无码不卡A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