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銘章
2017-11-27 18:02:00  來源:山東省檔案館  作者:

原標題:誓死守衛滕縣的師長——王銘章

\

1938年1月,泰安、兗州失陷后,滕縣成為津浦線正面至關重要的一個戰略要點。滕縣位于兗州、鄒縣之南,徐州之北,日軍要由津浦鐵路南下占領徐州,首先要占領的就是滕縣。為此,日軍在兗州、鄒縣一帶集結了重兵。為保衛徐州,國民黨第5戰區把主要兵力布置在臺兒莊,守衛滕縣,為臺兒莊的部署爭取時間。在這場滕縣保衛戰中,王銘章將軍奉命指揮了這場阻擊戰。在長達4晝夜的時間里,他以窳劣裝備和少量兵力,英勇抗擊擁有機械化裝備和數倍于己的日本侵略軍,阻滯了日軍南下攻占徐州的軍事計劃,為中國軍隊取得臺兒莊會戰的勝利贏得了時間。王銘章將軍在這場戰役中身先士卒,與日寇浴血奮戰,最后壯烈殉國,實踐了他“城存則存、城亡則亡”的誓言,極大地鼓舞了抗日軍民的斗志,贏得了舉國人民的崇敬和后人的愛戴。

王銘章,字之鐘,1893年生,四川省新都縣泰興場人。1914年畢業于陸軍軍官學校第3期步兵科,以后又受訓于峨眉山中央軍官訓練團及陸軍大學函授班。1916年,在第2師任排長的王銘章響應護國運動,隨軍參加討伐袁世凱的戰爭,因戰功升任連長,后升任營長。1920年,川軍整編,王銘章升任第7師團長。此后,他以指揮有方、英勇善戰而聞名川軍,歷任川軍旅長、師長等職。

王銘章將軍多年來數次卷入四川軍閥的混戰,互相殘殺的內戰常使他感到痛苦和矛盾。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九一八”事變后,全國民眾救亡運動高漲,王銘章的思想也發生了很大變化。西安事變后,王銘章對中共“停止內戰,槍口一致對外”的抗日救國主張衷心擁護。1937年5月他在給表弟的回信中表明了自己為國殺敵、維護民族尊嚴的心跡。信中寫到:“接來書,欣悉吾弟有志深造,贊佩不已,后有機當為吾弟圖之。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內戰從此結束,今后全民全軍精誠團結,槍口一致對外,洗雪國恥,此誠國家民族之幸,亦吾儕戎行殷切之宿愿。此間正按中央整軍方案,進行部隊編練,以期達到枕戈待戰,朝令夕發共赴國難。”1937年9月12日,王銘章率川軍北上抗日。出師前,在駐地德陽慷慨誓師。他在軍民萬人大會上,以悲壯激昂的語調,向與會軍民表示:寇深國土,國難當頭,我一定要用熱血報國的實際行動,來贖回20年來參加內戰危害人民的罪愆。接著返回新都,辭別家鄉父老。臨行前的晚上,他把一家人叫在一起說:“現在日寇深入國土,國家危在旦夕,我軍率先請纓出川抗日,已奉電批準。我知道,打日本帝國主義,是我弱敵強,當然要付出很大代價,何況川軍的編制不足,武器裝備低劣為國軍之最,這次出征非三年二載,我的決心是不成功則成仁。我身為軍人,戰死在為國為民的疆場上,也是死得其所。”

出川后的王銘章,首戰山西,在娘子關給自命不凡的日軍第14師團以沉重打擊,為川軍贏得了聲譽。1937年底,日軍占領浦口和濟南后,開始由津浦路南北兩個方向合攻徐州,企圖打通津浦路,將南北兩個戰場連為一體,然后沿隴海路西進,利用中原平坦地勢,發揮其機械化部隊優勢,直撲平漢路,消滅鄭州、武漢間中國軍隊主力,一舉攻占武漢。1937年11月,王銘章所在的第22集團軍奉命調至徐州、湯山一帶,阻擊沿津浦鐵路線南下之敵,王銘章率部擔起了守衛滕縣的重任。

進犯滕縣之敵,是日軍第10師團和第106師團、第108師團,有大炮70多門,戰車四五十輛,并有配合作戰的飛機四五十架,裝甲火車兩列,共約三四萬人,統一由第10師團師團長磯谷廉介指揮。保衛滕縣的中國參戰部隊為第22集團軍,總司令初為鄧錫侯,繼為孫震,指揮兩個軍:第41軍(轄第122師,師長王銘章;第124師,師長孫震兼)和第45軍(轄第125師,師長陳鼎勛因病在鄭州休養,由副師長王士俊代;第127師,師長陳離)。第22集團軍所轄兩個軍均系“乙種軍”編制,即每軍兩個師,每師兩個步兵旅,每旅兩個步兵團,根本沒有任何特種兵編制。整個集團軍不過4萬多人,武器窳劣,裝備陳舊,主要武器為四川土造的七九步槍、大刀、手榴彈和為數很少的四川土造輕、重機槍和迫擊炮,沒有一種新式重兵器,更談不上交通、通信、補給、衛生等各種裝備器材了。該集團軍于12月初進行了整編,全集團軍實際只有8個團,總兵力不過2萬來人。

面對兇猛的來犯之敵,第22集團軍總司令孫震任命王銘章為第41軍代軍長,統一指揮第122、124師。實際上在滕縣縣城內由王銘章統一指揮的只有這兩個師的師部和第364旅旅部的兵力,加上滕縣地方保安團隊400多人,兵力也不足3000人。而日軍沿津浦線南下的兵力達10萬之眾,且為精銳部隊,裝備著山炮、野炮、重炮等重武器,還有高射機關槍、戰車防御炮等兵器。臨危受命,王銘章將軍將個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他勉勵守城將士說:“以川軍薄弱的兵力和窳劣的武器,擔當保衛徐州第一線的重任,力量之不足,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們身為軍人,衛國保民而犧牲,原為天職,只有決心犧牲一切,才能完成任務,雖不剩一兵一卒,亦無怨尤。不如此無以對國家,更不足以贖川軍20年內戰的罪行。”

1938年3月14日拂曉,滕縣外圍的戰斗打響了,日軍步兵、騎兵1萬多人,大炮20多門,坦克20多輛,飛機二三十架,向滕縣守衛軍第一線陣地展開全線攻擊。在王銘章的指揮下,外圍的將士奮勇殺敵,使日軍在兩天之內沒能前進一步。15日,日寇鑒于從滕縣界河正面陣地進攻未能得手,改變了攻擊方式,除以正面主力繼續猛攻外,另以3000余人從側面迂回包抄滕縣。15日下午,日軍愈來愈多,但滕縣城關只有第122、124、127師的3個師部和第364旅的旅部,每個師部和旅部只有1個特務(警衛)連、1個通信連和1個衛生隊,此外沒有任何戰斗部隊,城防十分危急狀態。面對敵人的迂回包抄,王銘章想阻擊卻抽不出兵力,只好把在外圍擔任正面防御的部隊撤回城內。此時,滕城已是危急萬分。下午5時30分,王銘章在電話上直接向第727團團長張宣武下達命令:“(一)師決心固守滕縣城;(二)第727團除在洪町、高廟的一個營仍在原地執行原任務外,另以一個營留置北沙河第二線陣地暫歸第127師指揮,該團長即率領其余部隊立即由現地出發,跑步開回滕縣布置城防。”接著,王銘章又命第727團將北沙河上的鐵路大橋予以炸毀破壞,并將第122師師部駐扎在了滕縣西關電燈廠內。截至15日深夜,滕縣城關的戰斗部隊,共約2500人。此外,滕縣縣長周同所屬的武裝警察和保安團有五六百人,合計城中有武裝力量3000人,但真正的戰斗部隊不足2000人。

16日黎明,日軍萬余人向滕縣發起全面進攻。日寇的炮兵和飛機同時以密集火力向滕縣東關、城內和西關火車站瘋狂掃射。駐在西關電燈廠的王銘章師長聽到槍炮聲后,火速召集在滕縣縣城的師團長會面。他詢問了城防部署、工事構筑、彈藥補充等情況。王銘章估計援兵最快也得夜里才能趕到,如不能守一天以上,那就不如在城外機動作戰。于是他立即請示集團軍總司令孫震,提出到城外機動作戰的意見。孫震讓王銘章確保滕縣以待援軍。此時,王銘章下定決心。把城外所有的第41軍部隊統統調進城內,并立即傳諭昭告城內全體官兵,決定死守滕城,與大家一道,城存與存,城亡與亡。任何人不準出城,違者就地正法!王銘章向全體官兵表示了誓與城池共存亡的決心,親自布置城防事宜,調集各部隊組成統一的守城部隊,明確了指揮系統并制定了詳細的作戰計劃。他勉勵全體官兵奮勇殺敵,為堅守滕縣戰斗到最后一分鐘。

日軍在界河、龍山、普陽山、滕縣城關等處,碰了硬釘子,傷亡慘重。于是磯谷廉介在16日夜間,調集了第10師團和第106師團的一個旅團,共3萬多人的兵力,大炮70多門,戰車四五十輛,向滕縣城關東、南、北三面猛攻。17日上午6時許,敵人以五六十門山炮、野炮密集攻擊,敵機二十余架臨空投彈、掃射,炮彈、炸彈如傾盆大雨,整個滕縣城除北關因系美國教堂所在地外,一時硝煙彌漫,墻倒房塌,破壞之慘,實屬罕見。下午3時30分左右,日軍占領了南城墻。與此同時,東面日軍對東關再次發起更猛烈的攻擊,寨墻被敵炮炸開,陣地工事全部被摧毀。東關守軍無所憑借,以致死傷愈來愈多,彈藥(特別是手榴彈)也已告罄,因而在南城墻被敵占領之后不久,東面之敵步兵約五六百人在十余輛坦克的掩護下,突入東關。

南城墻和東關失守后,王銘章親臨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揮督戰。敵攻入南城、西城后,即集中火力向城中心十字街口射擊。王銘章除令城內各部隊與敵巷戰,死守西關待援外,親自登上西北城墻,指揮作戰。王將軍命令身邊僅有一個排的警衛連從西北城角向西城門樓之敵猛撲,奪取西門城樓,但是由于敵人火力太猛,全排戰士壯烈犧牲。這時,西城門樓之敵繼續向北壓迫。王銘章遂決心轉移到西關火車站第327旅,繼續指揮守軍與敵拼搏。但當王銘章將軍行至電燈廠附近時,即被西城門樓之敵發現,一陣密集的機槍掃射,王銘章及其部屬、隨從共二十余人為國獻身。王銘章身中數彈,血流如注,但仍掙扎著身軀對部屬說:“你們快同敵人拼去吧!不要管我!”最后他呼喊:“中華民族萬歲!”便氣絕身亡,年僅45歲。王銘章將軍犧牲后,滕縣城中守軍繼續與敵人拼搏,激戰至黃昏,東門失守。直到18日上午,日軍才占領滕縣。

滕縣保衛戰自3月14日早晨開始,至18日上午止,王銘章率部堅守滕縣,與日寇血戰4天4夜,計約108小時,共斃敵2000余人。16、17日兩天來,滕縣城關落下3萬余發炮彈。第41軍守城部隊自122師師長王銘章以下傷亡5000余人,在滕縣以北界河、龍山一帶作戰的第45軍,自127師師長陳離以下傷亡亦達四五千人。

滕縣保衛戰,揭開了臺兒莊戰役的序幕。滕縣保衛戰以巨大的犧牲阻滯了日寇精銳之師數萬人的南下,為第5戰區備戰臺兒莊會戰贏得了寶貴的時間,為保衛徐州、鞏固武漢立下了不朽的功勛。時任第5戰區司令長官、臺兒莊戰役總指揮的李宗仁將軍指出:“滕縣一戰,川軍以寡敵眾,不惜重大犧牲,阻敵南下,達成戰斗任務,寫出了川軍抗戰史上最光榮之一頁。”“若無滕縣之苦戰,焉有臺兒莊之大捷?臺兒莊之戰果,實滕縣先烈所創成也!”日本隨軍記者佳滕芳子當時也曾報道:“1938年3月初,我軍攻占濟南后……繼續南進,在泰安、兗州等處均未遇到抵抗,但到滕縣后,遇到41軍之122師頑強抵抗3天,我軍遭受很大損傷。”日軍的報道也證明王銘章代軍長及守城將士忠勇衛國,拼死抵抗,確實使得日軍遭受重大挫折。

滕縣失陷,日軍守備甚嚴。集團軍總部派人,委托當地幫會和紅十字會等團體尋得將軍遺體,偷運出城,進行裝殮,輾轉運往武漢進行公祭。由于王銘章將軍犧牲之壯烈,為抗戰以來所鮮見,對民族氣節和前方士氣都起了一定的激勵作用。將軍靈柩所經之處,軍政機關及群眾特別是青年學生等,自動前往祭奠迎送,極為哀痛。1938年5月9日,將軍的靈柩運抵武漢大智門火車站,武漢萬余人民群眾,前往迎靈。中共中央委員會代表吳玉章、董必武,八路軍代表羅炳輝等都參加了迎靈和公祭。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同吳玉章、董必武等聯名撰贈挽聯一副:“奮戰守孤城,視死如歸,是革命軍人本色;決心殲強敵,以身殉國,為中華民族爭光。”對王銘章將軍視死如歸的革命精神表示崇高的敬佩和對他以身殉國表示深切的哀悼?!缎氯A日報》派代表參加公祭并致悼詞,悼詞最后稱,王銘章將軍是為國家、為民族、為全中國人民犧牲的,他的勛名將永垂史冊,他的精神將永遠不死。當時的國民政府對王銘章將軍的抗戰也給予了高度評價,不僅追贈為陸軍上將,而且明令褒揚,舉行國葬,撥款12萬元治喪,并將其生平事跡宣付國史館。

1984年9月,國家民政部正式追認王銘章將軍為革命烈士。 

Copyright © www.0042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大眾報業集團大眾網 最佳分辨率1440*900 IE最低兼容8.0版本 魯ICP備11035775號-5
无码不卡A片免费视频